登山争议/您不可不知的登山险 山难争议怎么解

自从台中市政府105年开启自治条例的滥觞之后,其他县巿政府也纷纷跟进,目前计有花莲、南投及苗栗等县市订有相类之自治条例,今年起并陆续有县巿政府开罚之案例,其中花莲县政府针对今年2月发生在八通关的死亡山难事件,更开出高达92万余元的天价搜救费及罚单。综观上述县巿政府的自治条例,均不约而同的规定,领队应为本人及队员办理足额之登山综合保险,违者即可处以1至5万元之罚锾,但用法律位阶的强制规定,要求民众凡是从事登山活动一定要保险,而且是保费相对较高的登山险理由何在?只是为了不要浪费社资源(这是每次山难事故,媒体惯用的词彙)使用者付费?还是出于登山安全的考量?以下这些情境,是否保了登山险就有保障呢? *登山前的交通期间发生事故(如前往南湖登山口途中,晚上在台七线被落石击中车子),登山险会赔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封闭或未申请之或非传统步道(如由鼻头角的稜线步道进入灯塔步道或海岸步道或半平山断崖水管路)发生需紧急救援事故,登山险会赔吗?*违反各地方政府所订登山自治条例(如领队或队员未具有BLS证书),发生需紧急救援事故,登山险会赔吗?*因天候或队员状况而变更登山计画(如申请北一段改走南湖群峰),发生需紧急救援事故,登山险会赔吗?笔者高度怀疑政府主政机关,并没有认真研究过登山险的保约条款?就拿大家最在乎的直昇机费用来说好了,各家的登山险是直接列在除外责任中的,讲白话一点,就是登山险不会赔付搜救直昇机的费用,至于其他的搜救费用,对于目前普遍常见的山难状况,诸如进入应申请许可而未经许可之山域或管理机关公告禁止进入之山域(俗称爬黑山※注)、法令规定限制或禁止进入或命其离去之警戒区(如颱风期间未撤离)、任意变更登山计画,甚至未携带GPS或通讯器材等,均在除外条款中,因此,对于合于规定进入山域之山友,如发生待搜救之事故,国家依法本有救援之义务,自无要求支付搜救费用之请求权,至于未依规定进入山域之山友,依前述除外之规定,亦无法依登山险申请救援费用之理赔,因此,强制民众投保登山险,对于分担山难发生时所需付出的社会资源来说,并无太大助益。 既然如此,那再回过头来看看,强制民众投保登山险,是否有助登山安全?依据产险公会所公布的登山综合保险範本,登山保险的承保种类可分为登山事故及救援费用二大部分,救援费用部分订有诸多不保事项,真正发生事故是否可以申请理赔,尚有诸多疑义,已于前述,在此先就登山事故部分,比较其与一般旅行平安险之优劣:由上述之比较分析,可知旅平险无论在保费及投保时间来说,均较登山险优惠且方便,但就登山事故发生时申请理赔之争议而言,除交通期间之事故较无争议外,对于从事登山活动所发生之意外事故,是否理赔,即不无疑义。然依据目前法院实务见解(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398号、95年度上更二字第7号及台北地院103年度保险字第4号民事判决),有关高山症是否属于突发意外事故之争点,法院係採肯定之看法,认为高山症虽称为病症,然其病症之发生,係因随着攀爬之高度上升,高山上空气稀薄及气压下降,而产生体内氧气供应不足及体内气压变化,致产生各种生理反应,高度愈高,过渡时间愈短,产生的反应就愈剧烈,如有高山症之徵状,于攀爬高度下降即可纾缓症状甚至不药而癒,故患此等病症,亦係因外来之环境造成,仍属外来突发事故。至于登山活动是否属旅行平安险之承保範围,则认为从事登山活动属危险性旅游活动,是否在承保範围,应回归保险契约有无除外之规範而定,目前各大产险公司契约範本似未将登山活动列为不保事项之条约,惟为免事故发生时发生争议,建议于要保书中告知保险之目的係为从事登山活动,如保险公司同意核保,即不得事后再以从事危险之登山活动为由拒绝理赔。综上所述,登山险对于紧急救援费用的部分,几乎形同具文,只有在合于规定进入山域失踪而消防单位遍寻不着,需要自费请求民间搜救机构协助时,才能用得到。就登山事故的保障而言,除非有高海拔特定事故之需求,又想省去事故发生时,可能要与保险公司就理赔与否交涉之麻烦(因为大部分保险公司均会主张高山症属于疾病),或许可考虑加保登山险,以分担风险外,其余一般登山常见的扭伤、坠落或蜂螫等造成的伤害或死亡,旅平险亦可给付相关费用,且保额上限亦较登山险高,似乎较登山险更有实益。登山险保不保险,端视个人的登山计画及所能承受的风险,慎审做好保险组合规划。注:笔者不认为有所谓的黑山,黑山只是无能的官僚体系为了免除行政责任,而逼使山友不得不的选择。因此只能说是未依规定进入山域,而不是违法入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