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郑飞冒着困难组装了一个小型电话交换机,为企业赢得了第一桶金。

任正非想创业,所以他自然不会大惊小怪。1987年,他和他的合伙人以2万元创办了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后来,当记者问及华为公司的名称时,任正非曾回答:华为,中国很有希望。

(本文中的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感谢原作者。如果您的权利受到侵犯,请联系此号码的作者将其删除。

图片与内容无关,所以请不要坐在相应的座位上。)中国前景看好——华为是一家私营公司,任正非已经成为这家私营公司的负责人。当他还是一家公司的时候,他努力开拓市场,把华为的产品销往五大洲,他不会忘记一直为祖国服务。

任郑飞后来向华为培训中心推荐了一本书。这本书是由美国西点军校的一名上校写的:“西点军校领导的灵魂”。

在这本书里,最大的吸引力是西点军校如何培养军事领导人。

麦克阿瑟将军认为,任正非建议西点军校的士兵应该始终坚持“责任、荣誉和国家”三大信念。

将它升华为“责任、荣誉、事业、国家”,无论情况如何,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华为的新员工都必须永远记住国家是最重要的。

华为成立之初,租用办公楼每月至少要花几千元,而住宅楼非常便宜,每月最多300到400元。

任郑飞深刻理解创业困难的原因。他没有租高档办公楼,也没有把办公室布置得富丽堂皇。

仅仅因为无知,它就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华为注册为集体企业。公司成立后,虽然公司的名称中包含了技术一词,但在开始时,它是做生意的。

但是你卖什么产品来赚钱呢?当时,一个朋友给任郑飞介绍了一个生意,那就是卖墓碑。

一块墓碑坯只需180元,但刻上字和转手就要300到500元,精雕细刻要几千元。

尽管这项业务利润极高,但绝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任郑飞自然对此不感兴趣。最后,在朋友介绍后,他开始销售工厂和矿山所需的工业仪器,如火警和气浮装置。

然而,这些产品的少量根本不足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

任政必须活着。他最终将专注于香港宏年公司的HAX小型程控交换机。

这种小开关在中国的矿山、公司、医院等小单位非常实用,但他没有一大笔钱支付香港鸿年公司作为供应费。

香港鸿年公司的老板通过与任郑飞的联系。任郑飞非凡的气质和真诚的讲话也吸引了他。据说英雄同情英雄,英雄珍惜英雄。

后来,香港鸿年公司的老板慷慨地为任郑飞提供了一笔信用额度。这样,任郑飞不用付现金就可以得到公司的HAX小型程控交换机。

由于价格低廉,华为最初在HAX小型程控交换机上赚了很多钱。

尽管任郑飞后来把华为变成了销售额达300亿元的大公司,但他没有忘记香港鸿年公司的老板曾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

当香港经济陷入衰退时,任郑飞也帮助该公司度过了许多难关。

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电话普及率不高。在一个有10亿人口的国家,平均有几百人有电话。此外,每安装一部电话,用户需要5000元的初始安装费,不包括支付的费用。他们必须统一安排他们的人数。有时等待时间需要三个月、六个月甚至一年。

为了尽快安装电话,有些人不得不去电信管理部门秘密处理和赠送礼物。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交换机没有冗余接口,不能支持更多的电话。

1860年,美国人穆齐发明了电话,可是两台电话之间,却要有一个交换机,双方才能进行无障碍的语音交流。1860年,美国穆齐发明了电话。然而,在两部电话之间,必须有一个开关,这样双方才能无障碍地通信。

最早的电话是手动交换,随后是机电自动交换。直到1970年,法国才建立了世界上第一部程控数字电话,这标志着拥有大量电子元件、速度更快、声音更清晰的程控交换机的诞生。

HAX开关仍然工作良好,可以被20或30部电话使用。在家庭电话不太普及的时候,它在学校、医院和矿山很受欢迎。

因此,一旦推出,将会有一个良好的市场。

任郑飞在佣金的基础上出售了哈克斯交换机,为华为赢得了第一桶金。

两年后,在佣金的基础上销售HAX交换机的问题出现了。因为这些开关非常受国内客户的欢迎,销量仍然很高。即使华为收到客户的定金,香港有时也没有HAX交换机。

这只有一个主要原因。因为佣金销售的门槛很低,需要的资金也较少,许多小公司纷纷涌入深圳。当时,深圳的大街小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许多小公司纷纷与任郑飞争夺业务。

面对HAX交换机供应不足的不利局面,客户纷纷被枪杀,小型PBX的价格逐渐下降,任郑飞为了不失去信誉,咬紧牙关,做出了决定,即进口零部件,雇佣熟练工人在深圳湾岸边杂草丛生的两个“简易仓库”组装小型PBX。

任郑飞租的简易仓库基本上没有窗户,也没有屋顶瓦片。任郑飞雇佣的技术工人没有地方住。他们尽力在仓库的一端用砖砌一堵墙,然后把它分成单间。这些单间已经成为工人们的临时避难所。

谁能想到,在十几名熟练工人、十几把螺丝刀和电烙铁组装完成后,从香港进口的电子零件和电路板终于在这座极其简陋的厂房里“组装”成了世界级公司的原型。

当小天鹅孵化出来时,它的羽毛是黑色和灰色的,它摇摇欲坠,真的很丑。但是一旦小天鹅长大了,它的黑色和灰色羽毛消失不见,变成了白色羽毛。这只戴着鲜红鹅冠的圣天鹅在池塘里昂首阔步,或者在云层中翱翔了九天。没有人会嘲笑它最初的丑陋。

任郑飞走在路上,谁会嘲笑先锋们的汗水,谁会嘲笑华为的开拓精神空?“一班人,手里有几把破枪!……”这就是当时任郑飞的“班底”。

尽管士兵不强壮,马也不强壮,任郑飞仍然是一个有权势的人。眼前的短暂苦难实际上让任郑飞精神焕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