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拜佛的故事

我记得25年前,我有幸结识了金陵崂山斗皮寺的袁林大师,并皈依了他。后来,我先后收藏了他的一些书画作品,如《西方三圣》、《灵山法会》、《无限活佛》、《佛祖出家》和《六谷五僧》。

当时,我不太明白佛像周围的缝隙。

对这些绘画内涵的理解也是肤浅和片面的。我觉得老和尚在画一些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神秘佛教故事。

这些画中的故事都是虚构的,画中的情节在这个地球上是不存在的。

当我在七月的酷暑里,头顶烈日,风尘仆仆、长途跋涉的从万里之外,穿越时空抵达印度的鹿野苑、竹林精舍、灵鹫山等历史遗迹后,顿感羞愧难当、如梦初觉。7月空当我在烈日下旅行数千英里到达印度历史遗址,如罗库延、竹林保护区和灵鹫山时,我感到羞愧和梦幻。

原来佛陀已经在这里呆了2600多年,没有来也没有去。

此时此刻,作为一个有天赋的佛教弟子,我正在用“相位”和“度”来教我“顿悟法”。任何懂佛教的人都应该知道印度佛教的圣地——灵鹫山。

凌影山,又名灵山,位于比哈尔邦纳伦德拉和博德盖之间的恒河平原。

释迦牟尼收了五个比丘,转向法轮,就带着他的弟子去了六谷。

佛陀曾经在灵山生活了将近50年。他是一个练习、讲课和聚集门徒的地方。

根据传说,如来曾经在这里展示过“霍克基奥”。

佛教徒普遍认为,佛陀生活的所有重要遗迹都有非常强大的祝福力量,可以帮助瑜伽士消除业力,积累祝福,早日证明菩提。

金代高僧法显和唐朝玄奘都亲自去灵山朝拜。

然而,原因更加明显。2018年7月12日上午9点27分,当我们去印度灵山朝圣时,佛光从天而降。一轮九色祥云照在我们的上脸空,就像彩虹的透明颜色一样,祥云展现了佛陀仁慈而不朽的面容。

此时此刻,佛陀正以富有同情心的目光俯视着我们。

西方世界的这个美丽的佛教王国似乎在一生的梦里。

那一刻,我们这群充满幸福和快乐的佛教徒深感震惊。

这个梦幻朦胧的场景,如果不是佛陀给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灵九山的“遇佛”怎么可能可信呢?这时,有多少磁场和袁云的吸收能接触到某个时间空和另一个时间空的融合和相交。在漫长的历史中,只有当阿弥陀佛送出的25位菩萨触摸到三个边界之外的1000亿次时,才能产生幻觉。三宝的每一个弟子都希望去西天的佛教王国崇拜佛陀的足迹,感受佛陀的气息和思想。

许多佛陀的弟子都真诚地为佛陀祈祷,但他们一生都没有见过他。

另一方面,我们的法门弟子有这样一个非同寻常的机会。除了感谢五天庭神的哥哥王军和大宝佛寺的华藏书院之外,这些自然也要感谢南方佛教大师释迦牟尼佛的无限祝福。

这些已经被一个接一个地证实了。神秘而神秘的风景怎能不让我这个三宝弟子有不同的崇拜和敬仰呢?张铁建:半个和尚,外行在等月亮,外行在施工。

他现在住在合肥。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苏州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苏州市青年联合会副主席、苏州收藏家协会副主席、苏州市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苏州市政协委员、苏州市政协书画研究院副院长。

南京十字岭园林学大师书画学院副院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