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擦去牟森改编戏剧中的眼泪

4月20日晚,河南艺术中心大剧院上演了牟森导演的戏剧《一句话到一万句话》。

之后,原小说作者牟森(右前方)和刘震云(左前方)走上舞台发表演讲。

摄影师/经济学家李兴·牟森:“戏剧对我来说并不重要。”4月20日下午4点,经济学家/李兴坐在河南艺术中心大剧院旁边的咖啡馆里接受采访。牟森有点不安。一部改编自刘震云小说《一句话到一万句话》的同名戏剧将于当晚在艺术中心大剧院上演。

此后,该剧将在未来两个月或更长时间内开始新一轮的全国巡演。

早在去年的今天,“一句话到一万句话”的第一次巡演就在国家大剧院开始了。北京站三场演出的出勤率达到98%,受到文化界的高度关注。

今年4月12日,新一轮巡演的序幕在北京再次拉开,赢得了所有大玩家的赞赏。

然而,郑州站的旅行对牟森来说是一次真正的“考验”。

这部小说是河南人写的,河南方言贯穿了舞台的整个场景。他非常担心用河南方言讲的河南故事是否会让河南人听到后感到兴奋。

在那天晚上的表演中,当演员对观众说地道的河南方言时,他说,“郑州伤了我的心。

不仅郑州、洛阳、演金和安阳都伤了我的心。我想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观众大笑起来。

在这部戏的情感部分,坐在观众席上的刘震云和观众一起拭去眼泪。

牟森知道这部戏已经变得值得河南观众和刘震云的信任。

《特殊命运》将刘震云的小说《一万部戏剧》改编成一部戏剧,牟森称之为《特殊命运》。

早在2009年,当《人民文学》发表《一句话10,000句话》时,牟森在连续阅读这部作品后,立即写下了八个字:世界末日,山高水长。

20世纪90年代初,牟森是外国戏剧节的常客。看过刘震云的家乡黄花后,他决定把它搬上国际舞台。

在法国很难找到驴子。刘震云牵着一匹马,讲述了他祖母的故事。

“欠刘震云一个人情”的说法可能是因为当时的合作不尽如人意,但牟森说这不是具体的事情,而是一种“心理感受”。

2017年,鼓楼西区剧院总经理李杨铎向牟森寻求合作。牟森提议重新安排他以前的作品《红鲱鱼》。他认为他所表达的主题在当今社会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红鲱鱼》是关于一对老中产阶级夫妇,他们住在城市广场附近的高级公寓里。由于无家可归的穷人,他们被邀请回家,这最终引发了阶级间的暴力冲突。

“红鲱鱼”来自爱尔兰谚语:你是一条红鲱鱼,这意味着一条死胡同。

鲱鱼活着时是蓝色的,死时是红色的。

不幸的是,该项目未获批准。

当李杨铎提到他曾获得刘震云的“万句大话”时,牟森觉得是时候重新领先了。

“他们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这种合作已经达成。当他们在天津再次相遇时,两人相拥在一起,几分钟没说话。

”李杨铎感慨道。

在牟森看来,他面对的原著是一本“大书”。

《一句话到一万句话》是一部超级中国社会史诗,具有伟大的创作抱负和完美的最终实现。

因为小说《一句话到一万句话》本身结构简洁,作为衔接手段,牟森只需要遵循原著。

难点在于如何将小说中的近100个人物搬上舞台。

与去年的首轮演出不同,此次巡演,牟森决定将该剧分为上下两部分,分别以《演金一万句的故事》和《演金一万句的故事》的名义独立演出。

每部电影持续两个多小时,16名演员必须在70年里扮演60多个角色。

舞台设计从村庄的开始,房子的真实场景到减法的结束,只留下三个没有真实呈现的斜坡。

“剧中的人物和忧虑似乎很小,但导演牟森的眼光很宏大,这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和对比,让我很感动。

”刘震云看完戏后说道。

刘震云对这部小说的命名是“一句话到一万句话”。该剧的牟森名字是“透过黑玻璃”。

名字一出来,主题、结构和意义都给定了。

他经常在中国美术学院举办的“叙事工程”课上说,“命名是主题,主题是结构,结构是意义。

《先锋戏剧导演》从2017年开始筹备。牟森在北京和郑州两次招募演员。

选择演员有两个因素:第一,他会说河南方言,因为剧中几乎所有的演员都要扮演多个角色,每个角色的方言节奏与表演节奏高度一致;第二是纹理,尽可能接近小说中的人物。

最后,除了少数豫剧演员外,大部分入选演员都是即将从戏剧院校毕业的学生。最小的出生于1997年。

一方面,歌剧演员很难转向戏剧。另一方面,一部投资500万元的戏剧和许多刚刚毕业的“普通”演员的选择,让李杨铎在早期感到更大的压力。然而,由于牟森的前一部戏剧也是由大量普通演员主演的,牟森坚持使用河南方言也与她不谋而合。

“所以,牟刀是我一直觉得最适合这部戏的导演。

”李杨铎说道。

曹秦歌,河南演金人,78岁时病危。

她弥留之际,想起了过去的生活。

当他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在山西沁源去世了。

他五岁的时候,继父杨摩西娶了他的母亲吴香香,并将他的姓氏改为吴摩西。

吴摩西带她离开演金去找她,因为她妈妈和一个人私奔了。

在路上,她被人贩子绑架并出售。经过几次考试后,她去了山西沁源。

70年后,曹秦歌的儿子牛艾国因背叛妻子而逃离沁源。

当她母亲去世时,她得知自己回到演金追寻过去,但没有成功。

为了实现最后的愿望,牛艾国回到了演金,追溯到陕西咸阳,解开了吴摩西失去曹秦歌后的命运之谜。

贯穿整部戏的老曹秦歌由豫剧演员赵银秋扮演。

这个重要角色的选择是牟森早年访问河南时秘密决定的。

赵银秋是豫剧演员,在戏剧领域没有什么经验。

豫剧的步态和动作已经发展了多年。短期内改变是不容易的。牟森给了她每天写曹秦歌日记的任务。

这些都是剧本和小说中找不到的内容,但赵寅秋认为他的人生经历与曹秦歌被绑架有多么相似。

她的父亲邓广庆是国民党的一名少将,随战败的国民党逃到台湾,在她母亲生下她后不久就去世了。

后来,她被姨妈收养了,但是在她依赖别人的日子里,她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温暖的衣服。

八岁时,她搬到河南郑州,被豫剧皇后陈素真收养为养女。从那以后,她进入了梨园。

每个演员都有生动的故事,尽管有些人没有受过训练。

牟森从中文系毕业后也爱上了戏剧,并开始排练。

或许,正是这种不受约束和兼容的自由使他的戏剧具有实验戏剧的气质。

牟森于1980年被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大学期间,他对戏剧着迷。

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戏剧的黄金时代,有许多剧团、剧作家、导演和表演。牟森几乎走遍了北京的所有剧院。

1984年,牟森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安排了他的第一部戏剧《课堂作文》,这是一场在学校食堂和礼堂举行的80年级毕业表演。

后来,原著作者和西德剧作家艾文·韦翰收到了他们的剧照和信件。他深受感动,给他们写了回信。

这一经历让牟森意识到自己作为导演的能力,维克多的来信更激励了他。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各领域的西风汹涌澎湃,百花齐放。艺术创作者也有不同的选择。

系统内的剧团开始排练经典戏剧,如《茶馆》、《雷雨》和《天下一楼》。牟森自愿离开了只工作了一年的藏戏剧团,回到北京成立了第一个叫青蛙的民间剧团,拉着同胞孟京辉、江悦、于坚等人排练实验戏剧《犀牛》、《大神布朗》、《零档案》。

那时外国剧团很难申请演出许可证。国内观众没有机会看到他的作品,所以他对观众“不负责任”,能够创作出专注于表达自己的作品。

他在剧院里架起煤炉做火锅,让演员拿起电焊钢条,甚至放弃剧本,这样演员就可以即兴发挥,谈论他们对性的理解。

被誉为“先锋戏剧导演”的牟森带领剧团参观了国外主要的戏剧节。

《零档案》在海外连续演出近百次,为中国当代戏剧赢得了前所未有的荣誉。

1994年5月17日,法国《解放报》写道:“面对如此残酷和赤裸裸的生活场景,你感到震惊和颤抖。它象征着一个年轻的中国剧团的崛起和它在戏剧史上的参与。

1993年,牟森在北京电影学院主办的演员实验培训班上开始排练《另一面》。

排练期间,演员们陷入了乌托邦式的幻想。作为一个“北漂”,牟森告诉年轻人不要梦想“彼岸”,也不要认为他们以后会成为明星。

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名学生排练了5个月,在北京电影学院排练室演出了7天的《彼岸》,这在当时的北京艺术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读完之后,崔健也深受感动,尤其是为它写了一首歌。这首歌的标题是“另一面”。

内部演出结束后,离开学校,年轻的演员们从“彼岸”的幻想中回到了担心生计的现实中。

直到1997年,中国各领域的商业化浪潮汹涌澎湃,商演民间戏剧的手续才不再那么麻烦,但牟森的商业尝试《倾吐》却是惨淡的票房。

他选择了迅速退休,而当年在他的戏剧中担任演员的孟京辉则打着“先锋”的旗号,赚了很多钱。

自《为自己辩护》离开戏剧以来的20年里,牟森没有闲着。

他曾担任一个未知网站的首席执行官,制作从未制作过的电影,并担任西岸2013建筑和当代艺术双年展戏剧部分的首席叙事和艺术总监

2014年,他开始在中国美术学院教书。

成功和失败都是亚里士多德信徒的“命运礼物”。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已经和他就这个话题安排了几年,但他还没有完成。

因为他相信世界是连续的,“小偷不会离开空”。

1998年,离开剧院的第二年,牟森去上海拍摄通用别克在大陆的第一个10分钟广告。

那年冬天,在上海浦西的旧机场,飞机晚点了15个小时。他买了一门哈佛工商管理硕士课程来打发时间。

“我是这样一个艺术家,你认为与此无关,但当时我正在拍摄这个大企业,突然觉得比小说更好。

这将对我未来的网站产生巨大影响,包括整个思维方式。

“虽然牟森已经离开剧院很多年了,但他不止一次被问到戏剧和他之间的关系。

他甚至回答,戏剧对他“一丁点儿”都不重要,说不做就不做了。

”从1993年的《彼岸》到1994年的《零档案》,再到1995年的《红鲱鱼》,我迈出了几大步。

那时,戏剧不能被称为商品,票也不能出售。

那时我们离开这个国家是多么困难啊!要获得护照,你必须在银行存3,000美元,为期3个月,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你必须借钱给各地的演员,而且你不能把它公之于众。

”然而,牟森说,“世界上有这么多有趣的事情,我从来不认为一个人应该做一件事到最后。

我也不喜欢一些人,把戏剧当成生活。

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

“他一直在努力拥抱现在的生活。

在互联网时代,他经常在博客上列出书籍,写下书籍和笔记,记录自己的生活。他有很多粉丝,但是没有后援。博客巴士关闭后,他自己甚至看不到歌词。

后来,微信朋友圈取代了博客巴士,成为他的“垃圾场”。

每天发表几篇文章,许多观点仍然尖锐,许多合作通过朋友圈发表,作为他知识和实践统一的“证据”。

例如,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他说他想为年轻人安排另一部新剧《一句话一万句话》。

在《一句话到一万句话》中,牟森开始强调导演专业和制片人之间的“高度合作”,并开始精心制作剧本。

在一些熟悉牟森早期作品的观众眼中,牟森已经从一个先锋回归传统。

但是牟森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先锋或传统的背景下。

“我的作品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建构,所以我不是破坏者,我强调理性和建构性。

”牟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作为牟森早期戏剧中的一名演员,江悦在读完《一句话到一万句话》后问自己是否与观众妥协了。牟森坚决否认,“这是这出戏的正确台词。

江悦认为,进入美术学院教书是牟森近年来的最佳时机。从他们那个时代的语言技能来说,他(终于)占据了一个位置。

在骨子里,牟森仍然是一个在《彼岸》中理智表达愤怒的年轻人就像那个被世界同化并在他早期的戏剧《犀牛》中发出最后一声呐喊的年轻人一样,我想保护自己,和所有人打交道,我想保护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