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海证券三大业务解禁后的第一年,国海证券的利润下降了80%,内部控制漏洞依然很多。

该公司的收入和净利润连续三年下滑,在“萝卜章”事件后,其投资银行业务又收到两张罚单。《投资时报》的研究员周和秦只靠单腿桌椅支撑,很有可能只有中国杂技表演团体才有。

经纪、资产管理、自我管理和投资银行一直是证券公司的四大基本业务。如果四个被淘汰,三个被淘汰,结果会是什么?国海证券(000750)。SZ)必须对此有深刻的理解。

2018年无疑是苦难的终结。

国海证券因2016年底震惊行业的“萝卜戳”事件而受到监管部门的“最重罚款”,最终对今年7月解除资产管理产品备案、开设新证券账户和接受债券承销三大业务禁令表示欢迎。

然而,尽管伤口已经愈合,伤疤仍然令人恐惧。

2019年3月底,国海证券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净利润同比下降80.53%。

事实上,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下降。与此同时,高资产负债率和不断增加的债务压力也敲响了警钟。

从股价来看,自“萝卜章”事件以来,国海证券的股价一路下跌——从最低的7元/股跌至2.75元/股。

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该公司的股价经历了一轮修复市场,截至今年4月10日,收盘于6.41元。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公布今年第一季度业绩的20家上市证券公司,前三个月实现净利润139.86亿元,同比增长57.31%。

其中,东方证券(600958。华中证券(601375)。苏州证券(601555)。国鑫证券(002736)。深圳)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940%、800%、683%和118%。

据悉,国海证券将于4月27日发布第一份季度报告,但市场似乎对此持谨慎态度,迄今为止,52周高点6.73元/股未能突破。

对于这家市值260.9亿元的上市证券公司来说,显然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频繁罚款2017年5月,一项监管罚款将总部位于广西南宁的国海证券从谷底拉进了深渊。

时间可以追溯到前一年的12月13日,当时国海证券发生了债券风险事件。

该公司的前雇员,如张杨和其他人,因以国海证券的名义进行债券持有交易而被曝光。未偿合同金额达到200亿元,涉及20多家金融机构。

上述事件发生后,中国证监会对国海证券债券交易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及相关内部控制、合规管理、风险管理等事项进行了全面的现场检查。

2017年7月28日,中国证监会及时发布国海证券有限公司《关于限制业务活动、责令相关责任人员制裁、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的决定》,要求国海证券暂时拒绝接受债券承销业务相关文件,暂停公司资产管理产品备案,暂停公司新证券账户开立,同时在一年内处理“萝卜章”事件责任人。

相关人士表示,同时暂停资产管理、经纪和投资银行三大业务是该行业多年来“最重的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3月,尚未解除的国海证券因内部管理问题再次受到中国证监会的处罚:由于公司投资银行业务部门与公司其他业务部门在办公空间上互不独立,隔离墙制度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公司在开展国家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支持的证券交易商推荐业务时,存在核心组织缺乏独立性、个别项目验证不足等问题。中国证监会违反相关规定,采取监督管理措施,责令公司纠正,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提交合规检查报告。

同年12月,国海证券再次收到中国证监会陕西监管局《关于向国海证券有限公司、福航和周晓军发出警示函的办法的决定》:作为xi安华信新能源有限公司2016年重大资产重组的独立财务顾问和组织者,公司未能对中国新能源重大资产重组所涉资产的真实性和可持续性进行全面、广泛和合理的调查。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后一年内,未能结合上市公司定期报告检查重大资产重组实施效果是否与此前公布的专业意见有显著差异。

陕西证监局已决定采取监督管理措施,向公司及财务顾问发起人傅航和周晓军发出警示函。

根据连续三年净利润下降的年报,国海证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1.23亿元,同比下降20.17%,这是公司营业收入连续第三年下降——2016年下降22.61%,2017年下降30.72%。

数据同步显示,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在不断萎缩。2018年,这一数字仅为7300万元,下降了80.53%,而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下降了43.36%和63%。

虽然国海证券的营运支出在过去三年也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但下降速度远远落后于营运收入。

自2016年至2018年,本公司经营费用分别下降3.33%、14.31%和5.52%。

令人费解的是,该公司的非营业费用连续四年增加,过去四年累计增加了273.67%。

2018年,非营业费用为997.7万元,占母公司净利润的13.67%。

经历“萝卜章”风暴后,国海证券投资银行业务遭遇严重挫折,暂停一年的债券承销业务在2018年7月重启后被搁置。

统计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18年仅完成了4项债券承销业务,在2017年暂停之前的5个月内完成了42项。

与此同时,其首次公开募股承销业务在2018年也出现下滑,仅赢得两个项目,而2017年只有五个。

总体而言,国海证券2018年仅实现承销收入970.08万元,较2017年的2.31亿元下降95.8%。投资银行总收入1.89亿元,同比下降57.63%。

同时,公司的经纪业务也不理想。2018年,零售理财业务总收入7.39亿元,同比下降21.92%,其中经纪费净收入5.24亿元,同比下降21.99%。

高管的薪酬通常与业绩紧密相关,在业绩难堪的情况下,国海证券大幅削减了高管薪酬。高管薪酬通常与绩效密切相关。面对令人尴尬的表现,国海证券大幅削减高管薪酬。

例如,文博副总裁2018年的年薪为378.65万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70.59万元。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谭志华的年薪为258.6万元,同比下降65.8万元。董事会秘书刘军年薪250.4万元,同比下降77.03万元。黄赵鹏监事年薪339.7万元,同比下降107.76万元。

然而,其高管的薪酬水平仍然不低,一般在200万元以上。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指出,国海证券的总资产已经连续两年下降,从2016年的679.61亿元、660.09亿元和631.67亿元分别下降到2017年和2018年的2.87%和4.31%。

公司买卖金融资产余额较大,合计100.16亿元,其中股票质押回购83.71亿元,外汇质押回购8.6亿元,银行间质押回购4亿元,场外协议回购3.85亿元。

2018年,减值准备总额为1.13亿元,甚至超过当年净利润,同比增长232.35%。

值得注意的是,减值准备金来自股票质押回购业务。

2018年,国海证券因股票质押业务引发的法律纠纷多达11起。

此外,国海证券的债务压力也日益增大。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负债总额为491.25亿元,扣除代理证券交易金额后负债总额为404亿元。

其中,公司债券19.59亿元,次级债券91.66亿元,收入证明3.14亿元,两大金融机构转让4亿元,分别占公司负债总额的3.99%、18.66%、6.40%和0.81%。

截至2018年底,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已达到74.21%,较去年年底上升0.16个百分点。目前的比率为89.1%,比去年年底下降了13.12个百分点。

高额债务给国海证券带来了巨额利息支出。2018年,公司净利息支出为5.06亿元,同比增长39.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