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告诉你: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的“惊天动地的逆转”

“河以东三十年,河以西三十年”。

2011年,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的营业收入是广东的70%,但营业利润是广东的1.18倍。到2015年,营业收入将从70%降至62%,而营业利润将从1.18倍降至0.55倍,降幅超过53%。

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这种“惊天动地的逆转”是如何发生的?背后的驱动力是什么?这是江苏有识之士心中挥之不去的困惑。

接下来,苏宁金融研究所新产业研究中心将从终端需求、产业结构、研发密度等角度,带您更接近不同的电子信息制造业,为您揭开背后的秘密“惊天动地的逆转”。

首先,前“摇钱树”——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作为江苏制造业的“第一大赢家”,在经营利润和就业方面表现良好。

2015年,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主营收入为1.82万亿元,营业利润为868亿元,员工平均人数为182万人。

与全国电子信息制造业相比,江苏的三项指标都在20%左右。与收入排名第一的广东同行相比,江苏的三项指标分别为广东的62%、55%和57%(见图1)。

目前,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总体上仍落后于广东。

虽然这种偏差只有以某一年的数据为例才可能存在,但这种差距的构成及其背后的原因确实需要关注。

当我们把时间窗拉回到2011年时,江苏的电子信息制造业的特点是“摇钱树”。

2011年,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主营收入1.48万亿元,营业利润883亿元,平均就业185万人。

与全国电子信息制造业相比,江苏的三项指标分别约为23%、30%和23%。与收入排名第一的广东同行相比,江苏的三项指标分别为广东的70%、118%和56%(见图2)。

换句话说,2011年,江苏以不到全国22%的营业收入创造了30%的利润,甚至以不到广东70%的收入创造了118%的营业利润,这足以证明当时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的强大竞争力。

不幸的是,这一趋势自2011年以来发生了变化。

图3显示,电子信息制造业、制造业、工业和国内生产总值都呈现相对较大的下降趋势。

不同之处在于,电子信息制造业的下滑趋势最为明显,尤其是在2014年,几乎为零增长。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初步推断,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现状的形成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中的“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业”相对较高,占20%,而同期广东约为13%。相应地,“电子和通信设备制造业”的另一个子行业江苏仅占80%,而广东占87%。

其次,在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业方面,江苏和广东的总体规模相同,都在4000亿元左右。然而,与电子和通信设备制造业相比,广东省约为江苏省的1.7倍,总额为2.69万亿元(见图4)。

第三,与电子和通信设备制造业相比,中国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业的增长逐渐进入平稳甚至略有下降,这主要是由于个人电脑端互联网业务规模萎缩的长期趋势(将在下文详细分析)。

二是2015年在“余粮综合体”开发的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数据显示,与全国制造业前5个省市52%的集中度相比,电子信息制造业前5名的集中度更高,达到68%,尤其是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广东和江苏,合计持有52%的股份(见图5和图6)。

一方面,这种高产业集中度现象是高端制造业集聚的真实结果。

另一方面,随着行业的发展成熟,市场竞争趋于激烈,逐渐导致集中度相对下降。

从图5和图6可以看出,中国电子信息制造业前五大省市的集中度从2011年的73%下降到2015年的68%,年均降幅超过1.25个百分点。

作为电子信息制造业的主要省份,江苏的收入份额从23%下降到20%。广东也不例外。

由于广东和江苏占电子信息制造业总收入的52%,我们将通过对广东的标杆分析来重点分析江苏的电子信息制造业。

与收入比重的逐步下降相比,江苏出口比重也呈现下降趋势,从2011年的27%降至2015年的23.3%,下降了近4个百分点(见图7)。

相比之下,广东的降幅仅为36%至34.4%,降幅约为1.6%,不到江苏降幅的一半。

与收入份额下降近4%相比,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的营业利润份额下降达到了更惊人的9.4个百分点,即从2011年的30.3%降至2015年的20.9%。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期广东同口径的份额从25.7%上升到35.6%,增幅为9.9%(见图8)。

如果仅仅是收入差异或与收入范围相同的利润差异,我们仍然可以很容易地理解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收入与利润之间的“冰火”现象。

然而,当我们比较江苏和广东的计算行业时,这种差距及其背后的原因更值得我们深入跟踪。

同样,江苏的电子信息制造业遭受的损失也比广东大。

通过计算亏损企业数量与营业利润的比值,构建了电子信息制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损失率指标。

2011年至2015年,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的损失率比广东平均水平高出近2个百分点,保持在10%左右。2011年后,整个行业呈上升趋势,2015年达到9.9%,高于同期广东的7.3%(见图9)。

同时,考虑到广东企业数量是江苏的两倍左右,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电子信息制造业的损失率,这是我们下一步的重点。

第三,作为一个关心江苏的读者,徐星的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此时可能会感到担忧和怀疑。

令我担忧的是,为什么大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的盈利能力下降如此之快。如果你在这里说的是真的,我想知道你是否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结合《中国高技术产业统计年鉴》中的“电子与通信设备制造业”和“计算机与办公设备制造业”,我们将重点讨论通过这两个子产业外部市场的变化来转变产业需求基本条件的背景。

图10显示,自2013年以来,中国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持续时间增速进入平稳期,缺乏增长动力,甚至累计同比增速自2015年初以来也有下降趋势。

相比之下,移动互联网宽带接入流量整体同比增长,2016年将开始增长100%以上。

这表明基于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的个人电脑下游需求也趋向于进入平稳期,但基于移动互联网的通信/通信及其外围设备的需求仍处于高速增长期,随着消费者对流量需求的不断增加,这一趋势正处于新一轮市场上升的过程中。

事实上,如图11所示,移动通信基站设备和微型计算机的产量同比增长证实了这一推断。

通过比较2011年和2015年江苏省和广东省通信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企业的收入和利润,江苏和广东在通信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领域的差距是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整体绩效不如广东的重要因素。

图12显示,2011年至2015年,江粤两省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企业总收入规模大幅下降,其中江苏从5081亿元降至3972亿元,广东从6419亿元降至4011亿元。

同期,两省利润增长总体规模出现分化,江苏从186亿元增长到211亿元,广东从222亿元下降到161亿元。江苏企业获得的利润与广东企业持平。

然而,从2011年到2015年,江苏电信等电子设备制造企业的收入和利润与广东的差距扩大了。2011年,江苏企业的收入和利润分别比广东少5300亿元和371亿元,而2015年,两省在该行业的收入差距达到1101.6亿元,利润差距达到803亿元。

如此巨大的差距导致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落后于广东。

四、R&D竞赛中“失蹄”的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除了终端市场需求存在重大转换外,江苏自身研发投入不大、研发密度不高,可能是其中更为重要的原因。Iv .研发。除了终端市场需求的重大变化外,江苏自身的R&D投资和R&D密度可能是电子信息制造业在D级竞争中“迷失”的更重要原因。

研发。研发指数,我们全面比较研发;相当于专职同等人员的研发人员;资金、研发的内部支出;D 8资金外部支出、新产品开发支出、有效发明专利数量、进口技术支出、技术改造支出、企业研发机构支出等指标。

就整个电子信息制造业而言,早在2011年,江苏就远远落后于广东。

2011年至2015年,江苏与广东在电子信息制造业研发投资方面的整体差距不断扩大,这可能成为江苏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业利润增长率持续下降的重要诱因。

然而,无论是R&D对“电子通讯设备制造业”的投资相对滞后,还是“电脑办公设备制造业”的增长率相对缓慢,都需要我们进一步探讨。

图13显示,2011年,在“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方面,江苏有三类指标略强于广东,即:技术引进资金、技术改造资金和新产品开发资金。其余五类指标比广东弱,但差距不大。

作为比较的起点,2011年江苏和广东在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业的研发密度上没有太大差异。

即使到2015年,江苏和广东在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业的整体差距也趋于缩小。

图14显示,除进口技术资金指数外,江苏和广东在7个类别中接近。

这表明,随着江苏对“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投资的增加,其R&D密度几乎与广东持平,甚至在技术引进方面也有很大优势。

上述分析表明,“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业”的研发密度似乎并不是电子信息制造业整体经营利润下降的主要诱因。

因此,我们有必要考察“电子通信设备制造业”的研发密度。

图15显示,除技术引进和技术改造资金外,江苏其他6项指标平均约为广东的1/3。

由于电子和通信设备制造业的巨大规模,这一差距直接影响到整个电子信息制造业。

到2015年,差距将会更大。

图16显示江苏约有7种指标,仅为广东的1/3左右。

随着电子通信设备制造业的份额,这一子行业的差距直接决定了江苏与广东在整个电子信息制造业中的R&D密度差距。

五、走上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终端需求市场转型之路,研发;在竞争失利、产业转型升级停滞的多重因素下,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与广东同行的差距扩大了。这足以引起制造业“老大”的高度重视,也是我们每一个关心江苏发展的人都关注的问题。

电子信息制造业作为技术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制造业,一直是外商直接投资的重点领域,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也不例外。

2011年至2015年,港、澳、台总资本和外资在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中排名全国第一,年均2045亿元以上。同期,广东以年均1639亿元位居全国第二,除上海外,其他各省市均不超过200亿元(见图17)。

与此同时,江苏这一行业的大型工业企业高度依赖外资(年均超过74%),比同期广东51%的同口径企业高出约23个百分点。

从这两个方面来看,江苏能否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环境的长期优势,吸引更多高附加值、高增长的产业,已成为推动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回归昔日辉煌的重要内容。

尽管如此,我们很难说“江苏的电子信息制造业一定会缩小与广东的差距”。然而,作为一个主要的制造业省份,江苏的电子信息制造业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包括利用重大技术创新和升级机会、适应终端需求变化、抓住产业转型机遇等多种机遇,从而推动江苏计算机产业升级,回归昔日辉煌。

为此,接下来我们将对江苏省13个城市的重点产业集群、创新园区和核心企业进行分析,更加细致地梳理江苏电子信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机遇和挑战,为大家理解和帮助行业发展提供新的视角和启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