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向青岛学习的深圳,又一次成为全国第一名!差距在哪里?

9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人居署联合发布了《2018-2019年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在具体指标清单中,深圳再次高居国内城市最高排名第四,可持续竞争力指数也排名第五,在入围的中国城市中排名第一。这座城市已经成为中国城市群与世界联系最紧密的新坐标。

与模范城市的突出表现相比,青岛交出了与其发展实力相匹配的现有排名。其经济竞争力位列前100名,排名第85位。值得注意的是,青岛的可持续竞争力已跻身全国前十名,这也肯定了青岛在过去一年中不断改善的发展状况。

进入2019年,青岛掀起了赶超深圳的学习热潮。这份名单上的两个城市之间的差异也显示了青岛和模范城市之间的真实距离。

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人居署联合发布了深圳的亮点和低调的青岛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

该报告侧重于世界上人口超过50万的1,007个城市,并通过8个指标进行综合评估:经济活力、环境质量、社会包容、科技创新、全球联系、政府管理、人力资本潜力和基础设施。

其中,经济竞争力是指城市目前创造价值和获得经济租金的能力。可持续竞争力是指城市通过改善其经济、社会、环境和技术优势,更好、更持续地满足城市居民复杂和关键的社会福利的长期可持续能力。

报告显示,在过去的40年里,人类已经彻底告别了分裂、分散、排外的农业地球,进入了聚集、联系、共享的都市星球。

以中国城市群为主导的亚洲可持续竞争力继续提高。

在经济竞争力排名中,排名第四的深圳位居中国五大超级城市之首,北京、上海、香港和广州位列前20名。

然而,青岛与苏州、武汉、天津、南京、台北、成都、长沙、无锡、杭州、重庆、佛山、郑州和宁波并列第85名。

虽然中国一、二线城市群的整体竞争力令人印象深刻,但战略使命、发展势头和城市间实力差距依然明显。

就深圳和青岛而言,城市间的差距不仅仅是81个名额的冰冷数字,还反映了整体落后的现实。

深圳是一个“不安分的城市”,早在改革开放之初(1979年),当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9亿元的深圳面临国内生产总值43.6亿元的青岛时,它从未停止过前进的步伐。

直到1993年,青岛在城市生产总值方面仍然保持着相对深圳的优势。

然而,自1994年以来,已经实现反极端的深圳从未给青岛进攻的机会。迄今为止,马平川一直是中国的超级城市之一。

在过去的40年里,深圳被成功地攻击和发展,而被遗弃的青岛也在发展,但速度不同。

深圳从发展之初就一直在不断进行战略调整。深圳凭借其改革开放的前沿地位和当时的主要地位,发展了外向型经济,并与国际社会充分融合。同时,深圳依托毗邻香港的地理位置,在商业、贸易、物流、专业服务、青年交流等领域建立了全面的合作关系。招商引资、保税区运作、海洋贸易和企业发展日新月异。

深圳只用了十年时间就基本形成了外向型发展模式,为下一步的高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接下来的15年里,深圳实现了从六层城市到一线城市的差距,这在世界上是极其罕见的。

截至2019年初,深圳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4万亿元,超过香港,成为粤港澳及海湾地区最大的城市。

从这个列表中的八个指标来看,深圳显然是中国创业和创新的摇篮。优秀的商业环境造就了大量的顶级企业家,他们在这里成长,走向世界。

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一个拥有1000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市,离不开全国各地移民人口的贡献。这是一座多元地域文化交融的城市。它极具包容性,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其“永不失败”的创业基因也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

此外,在战略条件方面,自改革开放以来,深圳一直是中国最接近世界的发展场所。它有便利的贸易条件,最容易融入全球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不依赖传统的经济和工业道路,这已经成为更好地拥抱未来的关键。

这与青岛形成鲜明对比,青岛一直走在传统工业制造的前列。

反应慢的青岛,错失了一些机会1978年,改革开放初期,当时的青岛市制定的《青岛市城市总体规划》,一改过去单一的结构,转为制造为基,港口贸易、海洋科研等行业组团式发展的主线。反应迟缓的青岛错过了一些机会。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当时的青岛市《青岛市总体规划》将其单一结构转变为以制造业、港口贸易、海洋科学研究等产业为基础的集团发展主线。

接着,正如青岛现在有上海合作示范区和山东自由贸易区青岛地区两个支撑点的“一带一路”倡议一样,一系列有利的国家战略相继出台。

1981年,青岛被国务院指定为全国经济中心城市之一。1984年,青岛被确定为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1986年,青岛成为国家单独规划的城市之一。…国家支持的这一系列政策极大地促进了青岛经济的快速发展。到1993年,国内生产总值比1979年增长了10倍以上。随着海尔、海信、青皮“五朵金花”的绽放,青岛迅速成长为一个充满活力的沿海城市。

它也始于1994年,这似乎是青岛发展的分水岭。

青岛开始面临发展瓶颈。深圳不仅超越了国内生产总值,而且随着新兴产业的快速崛起,城市功能改变了中国城市功能的格局,从传统向现代、从综合向专业、从地方向全球转变。

曾经作为“青岛模式”依靠开放政策打造“中国制造”,现在开始落后。

成都和武汉分别在城市综合竞争力和国内生产总值方面与青岛有差距,但在2011年和2012年实现了反超车。

与深圳的差距也在扩大。到2019年,这两个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翻了一番。

改革开放40年来,深圳通过大力吸引外资和发展外向型经济,积累了强大的经济实力。

青岛在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同时,一两个传统产业结构单一,国有企业比重较大,在国家新的经济浪潮下错失了一些机遇。

2019年,开始深刻反思和改革的青岛首次将深圳列为示范城市,拉开了全面标杆研究的序幕。

学会赶上深圳:最重要的是坚持下去并取得胜利。深圳和青岛都是沿海城市,也是国家单独规划的城市。然而,这两座城市经历了两条完全不同的历史发展道路。

深圳的崛起证明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正确性,而此前被冠以“小富缔造和平”的青岛,也错过了中国城市高速发展的最后一波浪潮。

作为中国经济强省广东和山东的明星城市,这两个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与榜单相差甚远,因此并没有疏远。

相反,由于青岛的努力,它越来越近了。

2019年,青岛继深圳在项目签约、调研、干部培训等多方面领先后,全面掀起了“向深圳学习、赶超深圳”的热潮。

青岛市各级政府和部门也深入研究了深圳的商业环境、制度创新和政府服务,并根据自身发展特点和实际情况与深圳进行了全面比较。

2019年3月,青岛在深圳召开了资源促进会。市委书记王清宪亲自在平台上介绍了青岛,并为青岛带回了价值近1000亿元的合作。会议期间,王清宪明确指出,我们“向深圳学习,赶上深圳”,以扩大坐标,找出差距,提高标准。

2019年5月和8月,青岛派出两个由300名经验丰富的干部组成的团队到深圳,通过干部的学习和实践,带回“深圳经验”,并将其融入青岛发展的各行各业,成为“三个现代化、一型”干部。

市委书记王清宪在8月26日与第二批150名入选干部的集体谈话中说,我们应该深刻理解深圳发展的内在逻辑,真正学习深圳的良好做法、理念和经验。

面对依赖民营经济崛起的深圳,青岛近期也掀起了“尊重企业家”热潮,在政策、服务和平台支持方面给予企业家“C”。

在9月25日举行的青岛企业家与“双重行动与双重指导”会议上,王清宪表示,企业家不是官员的附属品,也不是被动听取政府命令的人,他们是市场的真正主体;今年,我们对企业减税100多亿元,使我们的财政增长难以达到0.6%,我们永远不会从企业挤出牙膏。我们的政府开支将不得不紧缩开支。官员给企业家的平台不要想太多牛,你代表党和政府,不要想你有多少本事,也不要想企业家有多少面子,不要总想着是官员,企业听我的,不要颠倒立场。

一系列政策和行动告诉我们,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青岛都将尽力赶上深圳。

回到清单上,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青岛在经济竞争力方面远远落后于深圳,但在可持续竞争力方面,它与深圳并列前十名。

可持续竞争力是指一个城市通过提高其经济、社会、环境和技术优势,具有更好、更可持续的城市综合发展能力。

这表明青岛的科技创新和人力资本潜力在过去一年有了显著提高。

如今,以资本和土地为依托的城市发展模式逐渐被取代。面对围绕高素质发展、人才和创新能力的新的发展环境,深圳和青岛这两个“各司其职”和实施各项国家战略的城市,也站在了新的历史机遇的起点上。

不可否认,青岛的民营经济和商业环境远不如深圳,但我们也需要看到青岛近年来的努力有所改变,开始越来越注重优化商业环境,营造创新的商业环境氛围。

从短期和中期来看,青岛和深圳的差距仍然是明显的,但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一定会成为一个有实力有成就的中国东部沿海中心城市。

这座城市的未来仍在意料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