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平:中国的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最好的投资机会仍然在中国。

本文由“萝卜投资研究”团队制作,以编者按开头:今年以来,新华社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以“中国经济的韧性”为主题的大规模采访和研究活动,走访各类国内企业,探索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奥秘,寻找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韧性,探索中国未来经济崛起的动力,充分反映中国经济发展的真实情况,探索中国经济正处于拐点的新动力。

著名经济学家、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带领团队为新华社的《中国经济韧性》写了一篇专稿。

这篇专题文章的标题是:“中国仍然拥有最大的经济发展潜力和最佳的投资机会。”

全文如下:随着中国经济进入速度变化和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加剧。国内外舆论对中国的经济前景争议很大,甚至有人在谈论配置美元资产和海外投资的必要性。

我们认为中国有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如果我们能够推进新一轮务实、市场化的改革开放,未来最好的投资机会将在中国。

在过去的一至四十年里,由于改革开放,中国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从1978年到2018年,中国的经济总量从不到4000亿增长到90万亿,从低收入国家发展到中高收入国家,占世界总量的16.1%,推动全球经济从2%增长到30%左右。

在过去的40年里,年均实际增长率为9.5%,而美国和日本分别为2.6%和1.7%。

经济结构优化,第三产业比重从24.7%上升到52.2%。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38.3%上升到76.2%。

第二,工农业生产能力不断提高,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

从1978年到2018年,粮食总产量翻了一番,工业增加值增长了187倍,铁路和公路里程分别增长了4.5倍和1.5倍,其中高速铁路占全球高速铁路总量的2/3以上,并建成了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

第三,R&D的支出总额已经位居世界第二,R&D的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18%,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

2017年,中国占全球批准专利的30%,高于美国、日本、韩国和欧洲的23%、14%、9%和8%。

第四,货物贸易是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是世界上最大的,外国投资环境有了很大改善。

1978-2018年,中国货物进出口总额增长223倍,全球占比从0.8%上升到11.5%;服务贸易增长174倍;2018年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1350亿美元,较1984年增加106倍;从外汇短缺国转变为连续13年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大国;2018年中国营商环境排全球第46位,较上年度大幅提高32名。从1978年到2018年,中国货物进出口总额增长了223倍,全球份额从0.8%上升到11.5%。服务贸易增长了174倍。2018年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1350亿美元,是1984年的106倍。从一个外汇短缺的国家连续13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国;2018年,中国的商业环境排名世界第46位,比上年上升了32位。

五是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消费结构优化升级。

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8228元,比1978年增长164倍。人均消费支出增长107倍;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8.4%,已经达到粮农组织标准下的最高水平。

第六,城市化率稳步上升42个百分点,达到59.6%,进入城市群发展阶段。

在过去40年中,就业规模增加了3亿多,并不断从第一产业向第二和第三产业转移。然而,第一产业的就业人口比例仍然比第一产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高20.2个百分点。

第七,教育、医疗和文化稳步发展,人力资本不断积累。

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从1982年的5.3年增加到2017年的9.6年。

城镇居民人均医疗支出占7.8%,比1978年增长6.4个百分点。

居民的预期寿命从1981年的67.8岁增加到2017年的76.7岁。

第二,“看看空中国”的五种观点是完全站不住脚的。1.中国人口众多,资源短缺,将陷入马尔萨斯陷阱。

这种观点忽视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人口红利,创造了一个“世界工厂”的地位和一个巨大的统一市场。

2.有人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并不比西方优越,中国将陷入政治体制改革。

这种观点没有结合中国国情,忽视了强大的中央政府带来的“集中精力解决重大问题”的优势。

3、认为地方政府的不良竞争阻碍了经济的长期发展。

这种观点没有考虑到地方经济竞争所释放的效率和活力,也没有考虑到地方竞争模式的优化和修正。

4.人们认为中国民族品牌缺乏竞争力和创新力。

这种观点没有考虑到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升级的过程,低估了中国的创业精神。

5.人们认为,中国经济的金融、金融、房地产、债务和其他风险太高,危机随时可能爆发。

这种观点片面地根据杠杆比率的绝对值来判断中国的风险,而忽视了中国的经济发展、风险消化以及防范和化解风险的努力。

3.中国经济发展潜力巨大。中国有很大的发展空。

2018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9700美元,是美国的1/6,英国的1/5。

2.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在6%以上,是美国的2-3倍,有望在十年内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3.目前,我国居民人口的城市化率仅为59.6%,户籍城市化率仅为43.4%,大多数发达经济体超过80%。

预计未来十年将增加近2亿城市人口。中国的城市化水平仍有相对较大的空区间,约为20个百分点。

4.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统一市场,人口14亿。商品、人员、服务和资本可以自由流动,具有巨大的规模效应。

5.中国劳动力资源丰富。拥有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高素质人才1.7亿人。每年有800多万大学生毕业。人口红利属于人才(工程师)红利。

6.中国在创新和创业方面非常活跃,美国和中国分别占全球新经济独角兽企业的48%和28%。

7.以六大领域为切入点,新一轮改革开放将开启新的周期。

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2019年的两届会议发出了市场化改革和权力下放的强烈信号。供给侧改革更加注重市场化和法治化改革,纠正了过去的一些错误认识和做法,并将其内涵扩大到“巩固、加强、提高和疏通”。

4.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和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传统势头减弱,需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与20世纪80年代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相似,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应该自由化,沿海开放城市应该推广到试点项目,住房改革应该在1998年进行,世贸组织应该在2001年加入,以开放全球市场。

人们认为中国的投资饱和是一个错误的命题。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9700美元,仅为美国的1/6,东西方差距很大。因此,投资空巨大,但不是传统的守财奴,而是在一个新的投资领域:民生领域的教育和医疗资源仍然相对短缺,科技创新领域的重大基础研究和开发仍然短板,城市地下管网建设在城市地面交通发展的同时仍然非常落后。所有这些都需要公共政策的关注,加上新的机制和新的开放。

5.中央政府加大了对微型学科的支持力度。在过去十年中,地方政府、企业和居民不断提高杠杆比率,空受到限制。

现在是中央政府加大对微观主体支持力度的时候了,这样微观主体就可以轻装上阵了。

中央政府加大了对微型学科的支持力度。主要措施包括:大规模降低企业和居民的税费;做一个真正的社会保障账户,提高居民的社会保障水平,让居民可以放心消费;放松对汽车、金融、电信、医疗和其他行业的管制;部分购买具有股权质押风险的企业债务;拿出一些好资产进行混合改革等。

我为每个人准备了一本股票市场投资秘籍:100多篇经纪研究论文、31本股票投机书和10篇股票行业分析。我回答“011”,通过公共标识“机器人”接收“011”。当务之急是调动地方政府和企业家的积极性。在过去几年里,在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防止污染和纠正官僚作风等长期存在的问题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显示了我们制度的优越性。与此同时,它也带来了其他新的问题,如地方惰性、企业成本上升、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和成本高。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回头,而是要根据高质量发展新时代的新要求建立新机制,如鼓励地方政府进行高质量的发展评估,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改善中小企业融资。

当务之急是调动地方政府和企业家的积极性。

事业都是由人来完成的。中国过去40年的成功主要归功于市场化改革、全球化开放、地方区域竞争和民营经济的活力在产生。现在有必要给地方官员一个新的激励机制,给私营企业家以保证。所有这些都涉及理论创新的重大突破。否则,如果他们忙于制作文档,将很难看到实际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