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八道的“中等收入陷阱”

资料来源:特制油条(id:ff you TiO)作者:豆腐脑“中等收入陷阱”脚皮我的一个朋友在最近一篇采访医生生平的文章中提到,一位医生将许多博士论文的内容描述如下:“福柯躺在那里,每个人都去捡一点,最好能得到一只手、一只眼睛,其余绝大多数只能捡一点脚皮 “其实,医生不必灰心,能挖到福柯的脚皮已经很好了 那时候,郑板桥还说他“愿意做青藤(徐文长)手下的走狗”,难道他不应该崇拜和跟随师父吗?天才毕竟是少数人,大多数学者挖掘前人的皮肤,这是正常的。 以我们非常熟悉的学术概念为例,“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被砍成一座堆积着脚皮的山,被砍下的脚皮还粘着很多不知道来自哪里的东西。 “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实际上是非常新的,是世界银行在2007年的文件“东亚复兴”中提出的。 该文件警告东亚经济体不要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在此之前,确实有一个类似的概念,这意味着经济在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停滞了很长一段时间,很难跨越中等收入阶段。然而,这种现象往往与拉丁美洲经济联系在一起,被称为“拉丁美洲陷阱” 直到后来,世界银行才发现这种现象并非拉丁美洲独有,并在其报告中警告亚太地区不要陷入类似的发展陷阱 张欢等人(2017)在《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起源与推测》中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自“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提出以来,中国文学的论文数量在2011年开始暴增,此后,国内关于“中等收入陷阱”的论文数量每年都超过1000篇。 然而,在英国文学中,自2008年以来,以“中等收入”(MiddleIncome)或“中等收入”(Middle Income trap)为主题的英国文学不超过300部,它们的规模大相径庭。 据此,《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渊源与推测》解释如下:一方面,SSCI发表的论文数量反映出中国整体人文社会科学的高水平科研成果不足,表明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国际化亟待提高;另一方面,对中等收入陷阱的研究还没有成为国际学术界的焦点,这表明这一概念及其内涵还没有得到国外专家学者的普遍认可。 相反,特别是自2012年中国经济放缓进入新常态以来,国内学术界掀起了这一课题的研究热潮,形成了一股有趣的“内热外冷”趋势 也就是说,“中等收入陷阱”在国内被抓得太多,但没有得到国际学术界的太多回应。国内学术成就对国际社会影响不大。国际主流学术界对“中等收入陷阱”的热情似乎不如国内。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后,“中等收入陷阱”成为国内学术界的热点,相关文件数量飙升——这是正常的。即使是我们的新媒体也知道热点,直到读者不愿意阅读。 其他“中等收入国家”有话,当然也有可能。主流英国文学主要来源于发达国家。他们早已脱离这一阶段,不可避免地不太关心“中等收入陷阱” 只有仍处于这一阶段的发展中国家才如此关注“中等收入陷阱”,并试图用它来引导真正的困境。 例如,2009年,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在演讲中宣布:“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成功的中等收入经济体,但我们不能也不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我们需要转向高收入经济,否则我们将面临失去经济增长势头和市场活力的风险。 世界银行马来西亚中心在2016年发布了报告《中等收入陷阱:神话还是现实》。有人指出,即使“中等收入陷阱”只是一个神话,它也将成为决策者的一个警告。 中等收入国家必须找到生产力、创新和竞争力的驱动力,同时加强促进和稳定增长的经济基础。 “中等收入陷阱”的最早神话出现在拉丁美洲和中东的许多国家。 技术的传播、廉价劳动力的优势以及劳动力和资本从传统农业等低生产率部门向出口驱动的高生产率制造业的再分配,使得低收入国家迅速成长为中等收入国家。 然而,进入中等收入门槛后,由于农村劳动力的萎缩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这些原有的发展优势开始逐渐丧失。 除非找到新的经济增长驱动力,否则中等收入国家可能会发现自己处于尴尬的境地——无法在低端行业与低收入国家竞争,也无法在高端行业与主导创新和高科技行业的高收入国家竞争。 关键在于客观地对待原有优势的逐渐丧失,并找到改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途径。 一些国家在经济增长放缓时感到恐慌,选择满足短期经济增长,但这不利于长期经济增长。 例如,一些拉丁美洲国家为追求短期增长而投入了大量公共支出。对这些国家无效项目的补贴导致腐败加剧和经济发展效率低下。这是他们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一个中等收入国家的政府想要采取措施促进该国的持续增长,并最终跨越高收入门槛,它一般应该做以下四件事:第一,没有强有力的宏观经济稳定政策,很难实现高增长 健全的财政、货币和金融政策对于帮助各国控制通货膨胀、避免危机、增强抵御周期性波动的能力和支持长期经济增长不可或缺。 其次,强有力的制度和法治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 治理质量,包括公共部门效率、腐败控制、有效的法律制度和合同执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 相反,一个控制一切、征收高税收、扭曲市场或对经济进行无效干预的政府将削弱私营部门,导致低增长。 第三,教育投资和人力资本开发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 随着实际资本积累回报的减少,生产率的提高和技术创新的速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技能人力资本的存在。 第四,开放和有竞争力的市场通过促进专业化程度的提高、基于比较优势的有效资源分配以及提高生产力和知识与技术的传播来支持经济增长。 上述四点说起来容易,在实际操作中涉及很多方面。 其中包括审慎的宏观调控、鼓励私营部门发展的制度、基础设施投资、区域一体化、扩大高技术产品的出口份额、更好的中等和高等教育体系、加快创新的研发和基础设施投资、加强产权保护、消除劳动力市场监管、控制通货膨胀和债务、减少收入不平等、投资人力资本开发、促进创业、支持中产阶级的增长等。 这真的是太多了,你不必全部理解,但它自己的学者愿意从各个角度切入。 例如,张欢等人(2018)在《城市化、教育质量与中等收入陷阱——基于跨境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中,构建了115个国家1960-2015年的跨境面板分位数模型 结果表明,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收入水平较高的中等收入国家,即年人均国民总收入在3956-12235美元之间的国家来说,政府干预程度和物价通胀指数阻碍了经济发展。 资本形成率在经济中起着积极而显著的作用,但资本形成率的积极作用随着人均国民总收入的增加而逐渐减弱,最终趋于稳定。 这表明,在较高的经济发展水平上,资本积累对经济的促进作用相对有限。 但往下看,结论更令人震惊:模型中的城市化和教育促进似乎对经济增长起到了负面作用。 只有当城市化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增加相结合时,它才能在刺激中高收入国家的持续经济增长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结论是城市化程度应与经济发展阶段相匹配。 只注重城市化,只向城市派遣低质量、低技能的工人,不会带来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这也是拉丁美洲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之一——低质量的城市化导致大量受教育不足的人涌入城市并形成贫民窟。 另一方面,明路(2016)的“教育、城市和大国发展——中国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区域战略”说明了这一点。 明路的观点一直是人口自由流动,大城市规模的控制应该放开。因此,本文从城市化的角度出发,提出要实现居民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降低入户门槛,以促进流动人口及其子女的教育投资,同时提高城市化水平和教育水平。 本文认为,明路基本上摆脱了“中等收入陷阱”的热点,继续呼吁户籍制度改革。 “城市化、教育质量与中等收入陷阱——基于跨境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也表明,人口红利的消失起初对中等收入国家中收入水平较高的国家的经济发展有负面影响,但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反过来是正面影响。 杨成刚(2018)在《人口质量红利、产业转型与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中指出,人口数量红利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正在逐步下降,但人口质量红利的贡献率正在逐步上升,并已开始取代人口数量红利,在经济增长中发挥主导作用。 人口红利的下降和质量红利的增加分别从数量和质量、需求和供给方面推动了中国的产业转型,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创造了条件 在有关“中等收入陷阱”的研究中,许多学者已经注意到拉丁美洲的贫富差距巨大,因此他们把重点放在了贫富差距与“中等收入陷阱”之间的关系上。文成等人(2018)在《收入水平、收入差距与自主创新——兼论“中等收入陷阱”的形成和跨越》中提到,当经济处于中低收入阶段时,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会抑制自主创新和经济增长;然而,当进入中高收入阶段时,如果收入差距不能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而缩小,不仅会抑制自主创新,而且经济增长也会停滞不前。 因此,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缩小贫富差距有利于自主创新,从而促进经济进一步发展。 也就是说,我们经常听到打破某种固定的学术解释。 我们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吗?这些是一些中国文献从不同角度对如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问题的回应。在撕掉这块脚皮的同时,他们也融入了自己在这个领域的观点,这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热点。 徐康宁(2012)批评了“中等收入陷阱:一个值得质疑的概念”中曾热点知识不足造成的尴尬局面:“国内一些文章将中国目前发生的几乎所有问题都与“中等收入陷阱”联系起来,将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不公平的社会分配和环境污染描述为“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特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国内学术界的急躁、缺乏学术规范和整合 世界银行仅从规模经济递减的角度概括了“中等收入陷阱”一词,但在国内对此已有很大解释。 尽管许多拉美、中东和非洲国家很难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但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国已经通过多年努力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你可能还会发现,是所有东亚国家打破了这一魔咒,并与中国在文化上有很多共同点。 看看他们的先例,中国应该能够克服“中等收入陷阱”,只要它处理得当,并为经济增长找到新的动力。 此外,高收入国家的门槛,即年人均国民总收入12,235美元,并不是无限期延长的障碍,高于这一门槛的发达国家年人均国民总收入约为30,000至50,000美元。 即使我们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我们也将继续保持增长,以赶上前面的发达国家。 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已经放宽到6-6.5%,因为未来两年的经济增长压力不是太大。只要过去两年的经济增长率保持在6.2%左右,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就可以实现。 放松经济增长目标也是一件好事,这样就不会给地方政府造成太大压力,也不会做促进经济发展的事情。 如果我们能够在放松经济增长目标的同时真正压低经济增长质量,利用人口质量红利进行转化和创新,推动发展,提高城镇化率,加强教育,创造开放公平的竞争环境,缩小贫富差距,那么中等收入阶段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陷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