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你!第二次崛起最强的万亿新线!

李肖鹏没有无休止的宴会这回事!富士康在中国内地赚了很多钱,今年可能不得不改变立场。 最近,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公开表示,他将在今年内把苹果生产线转移到印度。 众所周知,富士康在中国许多城市都有生产线,其中最大的是郑州!自从郑州和富士康在2011年“结婚”以来,富士康给郑州带来了可观的经济价值 此外,富士康还带来了数十万个工作岗位和大量配套产业。富士康对郑州乃至河南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作为苹果手机的核心代工厂,富士康郑州生产了超过4.6亿部苹果手机;从2010年到2016年。2015年,富士康的关联企业占河南进出口总额的67.5%,占比114.3% 2013年,河南的进出口量也跃升至中部六省之首。 现在那些想留下的人不会离开,那些想离开的人也不会留下。 郑州和富士康正在经历“七年之痒” 富士康即将离开。郑州的经济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我们不应该措手不及,而应该及早制定计划以备不时之需。我们不应该等到羊死了才补偿它。郑州已经研究了“富士康依赖综合症”,并很早就开始为产业升级和转型做准备。 2013年,苹果销量下降,苹果5S和5C不受市场欢迎,导致苹果削减其在富士康的合同制造订单。 当年第一季度,富士康总收入同比下降19%,为10年来最大降幅 富士康业绩下滑对河南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当时河南正遭受“依赖综合症” 受富士康影响,2013年河南进出口总额下降14% 那一年,河南省开始反思富士康的依赖性。会后,河南省商务主管焦金淼表示,他将研究“将富士康引入河南对外开放的利弊” 根据郑州商业部的数据,郑州的出口值在2016年至2018年间保持了快速增长,但富士康在出口值中的份额逐年下降。 2018年,河南商务部的经营情况显示,全省进出口总额达到5512.7亿元,增长5.3%。剔除富士康因素,该省进出口增长13.9%,表明非富士康行业进出口增速远远超过富士康本身。 根据郑州海关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河南省进出口总额达到441.9亿元,同比增长10.5%。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560.8亿元,下降17.2%,占55.2% 富士康基于合同的加工贸易比重逐渐下降,而一般贸易进出口的价值却在上升。富士康对国内生产总值的重要性日益下降。 郑州和河南省在调整贸易结构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 除了产业结构调整,郑州还大力支持新兴支柱产业的崛起,这可以从郑州三大产业比重的变化中看出。 2011年底,富士康刚刚登陆郑州,但自那年以来,郑州第二产业的比重逐年下降。它将在2016年被第三产业超越,不再是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 郑州市第三产业的比重已经超过了第一、二产业的比重总和。 郑州继续发展新产业。仅2019年,在港航空试点地区单笔投资100多亿元(含100亿元)的项目中,智能终端、生物医药等高科技产业项目占很大比重,总投资超过1100亿元。 新能源汽车、智能传感器、轨道交通车辆和其他新兴产品增长了20%以上,工业投资扭转了持续下降的趋势。 此外,在富士康到来之前,郑州拥有独特的地理优势。作为一个“火车牵引的城市”,郑州拥有中国公路、铁路、航空空和交通的综合交通枢纽。发展物流和其他产业是很自然的。2018年,郑州商品贸易达到4105亿元,同比增长2.2% 郑州作为国内交通枢纽,在全省外贸进出口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成为中部崛起的重要引擎。 目前,京东集团、申通快递、大云快递、中铁运输等企业纷纷在河南投资。 投资项目涉及智能物流、仓储物流、冷链物流、电子商务物流、综合物流、航空空物流等 贸易结构逐年优化调整,物流和新兴产业快速发展,郑州逐渐摆脱了“富士康依赖” 即使富士康转移生产线,郑州也已经做好了准备!问题不是“没有你我做不到”,而是“没有我我做不到”。富士康的撤离对郑州有什么影响?尽管郑州正在减少对富士康的依赖,但富士康对郑州进出口的贡献仍然超过50%,这仍然是不争的事实。 (图片来自檀香士兵)要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可能性也是最极端的情况是富士康将在短时间内将其所有生产线转移到印度。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确实会对郑州的经济产生更明显的影响,尤其是进出口数据可能会有更大的下降。 但问题是,这可能吗?据媒体报道,印度富士康在苹果手机制造项目上投资约24亿元人民币,员工约25,000人。 根据2018年的数据,郑州上半年生产了近3400万部苹果手机,雇佣了25万人。 根据这一劳动量,可以粗略估计,富士康在印度每年可以生产大约800万部苹果手机。 转移数百万部手机的生产线不需要太大的厂房。不管是租还是重建,短期内都不成问题,而且是可以做到的。 然而,这一产出对郑州的影响不是很大,占1/10。根据这一数量,深圳的生产线更有可能被转移。 如果富士康想转移超过4000万甚至1亿部手机的生产线,就必须建一个新工厂,但这需要时间,至少需要几年,而且在短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第二种情况是富士康将逐步将生产线转移到印度。 如上所述,富士康至少需要几年时间来完成生产线的完全转移。 然而,这段时间恰恰是郑州产业升级转型的喘息之机。现在新兴产业正在迎头赶上,富士康正在离开,郑州仍有足够的时间填补这个“坑” 可见,无论什么情况,郑州都有足够的时间来应对,影响是绝对可控的!另一方面,郑州对富士康意味着什么?商人的本质是追求利润,富士康也不例外。 富士康建设初期,河南给予富士康大量优惠政策,包括土地和税收政策。富士康因此得以在郑州迅速投产。 在印度,这些好处可能不存在。 郑州在吸引投资方面很慷慨。完整的产业链、成熟的产业工人和良好的商业环境显然是成本的一部分。显然,印度或其他城市一劳永逸地“诱惑”富士康并不容易。 富士康的加工贸易一直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全年利润低,对地方政府的吸引力也在下降。 2013年,富士康的产值占深圳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10%,而税收仅占4% 深圳市相关部门2009年的公开数据显示,富士康的主体鸿福金(Hongfujin)缴纳的税款不到6亿元,而华为当年缴纳的税款为22亿元。 华为当年的产值不到500亿元,仅为富士康的四分之一 即使富士康的出口占总出口的一半以上,其对郑州税收的贡献也不一定很大。 富士康这次考虑转移生产线表明中国的产业升级和转型取得了很大进展。由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就业成本的上升也显示了整个市场经济的发展。 中国正从低端加工贸易转向附加值更高的高科技产业,并逐渐摆脱对富士康等“巨无霸”工厂的依赖,就像郑州目前所做的那样。 (来自视觉中国的照片)短期来看,富士康的离开可能会带来经济痛苦,但从长远来看,加快郑州的产业升级和转型可能是件好事。 目前,我们不应该担心富士康退出的影响,但富士康是否应该退出需要认真考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